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眼睛-魔女的博客

当舍于懈怠,远离诸愦闹;寂静常知足,是人当解脱。

 
 
 

日志

 
 
关于我

行在正途有蹊径, 言虽狂妄也恭谦。 人鬼混淆疲分鉴, 仙风道骨也枉然。 凡人皆见我疯癫, 我叹世间多俗烦。 红尘遗梦情贮冢, 舍生三界誓自度。 淬炼毅志创绩业, 默守挚爱度余年。 生亦尽兴死无撼, 魔女苦修自为禅。

网易考拉推荐

哈尔滨双城镇长产村妇女赵娟遭遇恶霸逼债当警察面跳楼  

2010-03-10 08:1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钱役使,政法混沌,正义天平常倾斜!

因果循环,天理昭昭,多行不义必自毙!

钱能让人良心泯灭,能够扭曲事实掩盖真相,却无法让罪恶得到宽恕,灵魂得到安宁!



         黑龙江2月22号是正月初九,别人都还沉浸在新年的喜悦和幸福中,可是黑龙江双城市的赫荣学一家却处在极度的痛苦中。赫荣学的老婆赵娟从自家的七楼跳了下去。
        从2月16号到2月22号的7天中,双城市长产村的前任书记单宝贵和他的儿子——长产村现任书记兼村主任单文鹏,以及他们的朋友长产村的副村长(主任)梅亚清等一伙人,到双城市赫荣学家逼债,期间在不同地点对赫家人拳打脚踢,并在警察在场的情况下殴打赫家人,逼得赫荣学的老婆赵娟从7楼跳了下去。
   2008年12月和2009年1月,赫荣学两次从单宝贵那儿一共借了55万元钱,利息是3.3%。赫荣学陆续还给单宝贵20万元,但是单宝贵并没有给赫荣学出具收据,并且拉走了赫荣学130吨煤以及若干吨粮食,还有一辆奇瑞汽车。今年春节前,单宝贵起诉赫荣学,法院封存了赫荣学的厂房设备。春节期间,赫荣学出去要债好把钱还上,可是单宝贵以为赫荣学想逃债,就纠集了一群人把赫荣学的老婆、孩子、父亲都抓起来,在赫荣学家吃住。2月19号,赫荣学回来之后,单宝贵一伙人拉着赫荣学一家到长产村村委会,对赫家人拳打脚踢,一个镐把都打折了。从2月19号到2月22号,单宝贵一伙拉着赫荣学和他的儿子出去借钱。直到2月22号晚上,赫荣学的儿子赫英彪趁机逃跑,于是单宝贵一伙就迁怒于赫荣学和他的老婆赵娟。单宝贵的二儿子单文军叫人拿来一盆水,抓着赵娟的头部往水盆里浸。让赵娟把赫英彪找回来,还让赫家人在卧室跪着。
    赵娟无奈之下,给她的妹妹赵辉打电话。在电话中,赵辉听到姐姐的哭喊声,于是打电话报了警。15分钟后,双城市治国派出所的三名民警到了赫荣学的家,可是这些民警却和单宝贵熟识。握手之后表示这件事是经济纠纷,已经通过法院了,他们不便介入,说着就要走。赫荣学跪着拉住警察,请求警察救救他们一家,这时骇人听闻的一幕发生了,单宝贵手下的几个人当着警察的面对赫荣学和他的父亲赫崇志拳打脚踢,警察也没有制止,而且有一位警察说,你们这时干啥,但是仍然没有制止。而此时,赫荣学的老婆赵娟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由于看不到希望,遂推开卧室里阳台的门,从7楼跳了下去。以下是事发后赫荣学的描述:
    双城市民赫荣学:我媳妇跳完之后单宝贵说,跳下去一个没事,也不是我们给她推的,完了存折就掏出来了,你看看这里面有多少钱,你来看看这里面有多少钱。你看看这个有多少钱,一百万不够二百万,二百万不够三百万,我家还有存折。花钱买我们命呗。你跳楼买你们命呗。
    单宝贵的家在双城市长产村,虽然这个村子不大,可是村东头的一大块地方都是单宝贵家的,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楼占地面积达400平米,后面的大院里是从赫荣学家拉来的煤,再往后是一个物流公司,大院里停了六七台大货车,占地面积有上千米。除此之外,单宝贵家还有多处房产。在村子的一头,还有单宝贵家的牛棚,长约100米,但是由于下雪,牛棚被压塌,单宝贵一家已经逃走,牛棚无人看管。单宝贵家的大楼四处都有监控,据说被人砸过一次,所以安装了监控,可是现在大楼里已经空无一人。长产村的村委会里也没有一个人。在记者采访时,村委会附近出来一个人,看样子是个村干部,简单问了下赫荣学家的情况就走了,临走时留下一句,人不能作过头。
    赫荣学说,单宝贵领人在他家吃住玩,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这些人最多的时候有十多个,其中,梅二(梅亚清)是长产村的副主任,梅大特(梅亚青的大儿子)是长产村的治保主任,赵国清是长产村的通讯员,单宝贵的儿子单文鹏是大队书记兼村主任。
     在双城市公安局治国派出所,民警李跃良不接待采访,对赫荣学提出的问题也没有做出正面的答复。
     双城市民赫荣学:警察去的时候我媳妇还没跳楼呢,他进屋跟单宝贵握手,完了这工夫就开打我们,就他们三个警察去的。
     民警李跃良:我们那个出警情况说明说得已经很清楚了。
     
双城市民赫荣学:我拽着你胳膊我不让你走,你要走我们家就没命了,你为什么不带我们走?你要是带我们走,我们家能发生跳楼的事吗?
     民警李跃良:你别说些个没有用的东西,我现在都不接待你那个。事实的过程,你说那能好使吗?
     双城市民 赫荣学:什么叫不接待?你执法人员去你不执法,你去干啥去了?你去看热闹去了?
     民警李跃良:我不跟你俩唠啊,现在啊!
     李跃良说,他们有纪律,不能接受记者采访,须请示双城市公安局政工科。在双城市公安局,大厅里的值班民警说领导不在家,记者不能上楼。在记者的追问下,值班民警把政工科的电话告诉了记者,可是记者拨通后对方马上挂断电话,而值班民警却说,是打扫卫生的人接的电话。随后记者再次拨通电话,电话仍然接通,但是没有人说话,8秒后对方挂断电话。既然政工科有人,可是当记者提出上楼时,值班民警百般阻拦,说领导不允许,记者不能上楼。
    实际上,记者去双城公安局并不是采访,而是请双城公安局政工科批准,允许记者去治国派出所了解情况,这样说来,记者到公安局应该是办事的,可是值班民警却说,办事也不能上楼。堂堂的公安局,面向社会开放的办事机构,竟然不让记者进入,理由就是一句话:领导不允许。

   目前,单宝贵父子三人已经被逮捕,七处已经驻扎双城对此案进行侦查。省厅将此案作为打击黑恶势力典型案例发出告示,鼓励百姓揭发检举单宝贵父子极其党羽的种种罪行!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目前省市的网络以及媒体已经不再播报相关的新闻和讯息。
  评论这张
 
阅读(67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